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4章 恶心的一家人

    名义上说她八字和家里的长辈相克,要在远处呆到十八岁回去,只不过是刘若云想稳固自己女儿和儿子在舒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更是要把她养成个废物,当年,她自卑的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,才发现自己已经根本融入不了,更别说掌握母亲留给她的那些财产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,聋了?”见她不回答,田小凤喊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乐意就把我送回去啊!”

    舒妍往房子里走,她现在迫切地需要到床上躺一下,而且肚子还很饿,没心思和她吵架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你吃我的用我的,还敢这么和我说话!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服服帖帖的人突然这么叛逆田小凤心里直冒火。

    舒妍已经快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又被她拦住了,不由得心里冒火。

    “我吃你的了!用你的了!这些年从我身上得到的好处不少吧,如果你实在是不喜欢我,那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身体很疼,舒妍说话很不客气,再加上脸很脏,田小凤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刚准备找东西教训她,田小凤的老公张大忠从外面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娘们吵什么呢,孩子在山地里被吓了一个晚上了,都不知道关心一下还在这里骂,有你这么当姨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给孩子做碗面。”张大忠呵斥。

    田小凤这才不甘心的往厢房边的灶房走去,田小凤虽然很泼辣但很怕自己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舒妍,哪里不舒服,让叔给你看一下?”

    张大忠长得一副很老实的脸,说话的口气很温和,却总喜欢有意无意的在她身上摸。

    上辈子她太单纯觉得他是这个家里对自己最好的人,现在只觉得分外恶心。

    “很好,没哪里不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舒妍走进自己的房里,重重把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张大忠碰了一鼻子的灰,看着被关紧的木门干瞪眼。

    田小凤端着下好的面进屋,刚好看到自己男人盯着那扇门不怀好意的样子,醋桶子立马被打翻了。

    “死男人,你跟我说清楚,你看那个门想干嘛?”她冲过去就骂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个女人找打是不是,你给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大忠像被人踩住了尾巴一样把田小凤推进了他们的房里。

    “好啊,打死你这个畜生不如的死男人。”

    田小凤抓住了张大忠的小辫子不依不饶,虽然平日里她很怕自己的男人,可是遇到这种事,她绝对是连命都不要的人。

    战斗刚开始张大忠脸就被抓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田小凤不仅又抓又咬,还大哭大骂,张大忠狠狠的几拳下去也没有让对方闭嘴。

    先服软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娘们想什么呢,老子刚刚只是在想舒妍是不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,不然刚才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可不能让她离开,你远方的那个亲戚一个月给我们家八百块呢,差不多是村里人一年的收入了,咱可不能丢了这口肥肉!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