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“师傅, 面好筋道,卤肉的酱香融入骨汤的鲜香里, 两相一冲, 口味不咸不淡刚刚好, 我还可以再吃一碗吗?”芍药边吃边赞叹。

    “行, 我再下一碗, 你和杜鹃分着吃吧。”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食量自然大, 多一碗少一碗的,林淡都供得起。她转过身继续拉面, 小竹却疑惑道:“掌柜, 您为什么要把厨房搬出来?店门口人来人往的多不方便啊!”

    “正是为了图方便, 我才会搬出来。客人想吃什么口味的面,要多少分量,进门的时候直接跟我说一声就行,我立马便做, 不需片刻功夫就能给客人端上桌。刚捞出锅的面是最好吃的,爽滑筋道,根根分明,慢上那么一会儿就坨了, 影响口感。中午炒菜,油烟大, 会呛着客人, 我们届时再搬回去。”林淡对厨艺向来讲究精益求精, 食客的感受是她最在乎的,自然是怎么方便食客就怎么安排。

    小竹等人连连点头表示受教,却听门外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:“林淡,做你的食客大约是世上最幸福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您又来了。”林淡笑着摇头,“您谬赞了,想吃什么口味的面,我给您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随意,你看着煮吧。”汤九跨进门,小竹几个连忙迎上去,帮他把桌椅擦干净。

    林淡知道汤九是个正宗的吃货,什么口味的吃食都能接受,便煮了一碗打卤面送过去。招呼完第一位食客,她开始炒制臊子,先从卤汁罐里捞出一块煮得烂熟的五花肉,用菜刀切成细细的丁,放进另一口锅里,添了干柴用大火爆香,然后陆续加入豆干丁、笋丁、茭白丁等食材,汇入清水,熬出一锅浓浓的汁。

    “好香,给我加一点这种臊子行吗。”汤九眼巴巴地看着林淡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加一勺臊子多收一文钱。”林淡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多收五文钱也使得。”汤九深深看她一眼,末了把新加的臊子拌入面条里,吸了一大口,眼睛立刻就亮了。只用一块半斤重的卤肉,却能把一大锅素菜丁炒制出如此浓烈的肉香味,林淡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些。

    林淡似乎看出了他的惊奇,解释道:“天未亮便起床做工的人大多不富裕,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口肉。我这里的卤肉面卖四文钱一碗,有些人定然买不起,倒不如用这一块卤肉做出一锅带肉味的半素臊子,让大伙儿分着吃,既有了肉味,价钱还便宜。豆干、笋丁、茭白,都是材质酥松的食物,易吸油吸汁,放在卤肉汁里稍稍一煮,素菜也能做出荤菜的味,这就是调味法中的异味法。”

    汤九不知不觉便放下碗,听得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当林淡大谈美食经的时候,附近已有很多人循着气味找过来。这么浓的卤味,应该是哪家饭馆在做早餐,准备往外卖。虽然大多数人都买不起卤肉,但跑去买一碗阳春面也是可以的。能把卤肉做得如此香浓,这家饭馆的厨子手艺定然不差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不少人便拐进了幽深的胡同里,无需旁人指引,就精准地找到家乡菜馆的所在。哪怕有些人绕错了路,也会很快绕回来,店里的食物香气就是最好的招牌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功夫,店门口就站满了人,看见那口咕咚咕咚冒着热气的卤汁瓦罐,他们不由吞咽口水,感觉肚子里的馋虫开始造反。尤其汤九正唏哩呼噜吃得痛快,满头的大汉和餍足的表情更加让他们眼馋。

    “老板,一碗面卖多少钱?”一名壮汉吸溜着口水问道。

    “阳春面一文钱,臊子面两文钱,加码臊子面三文钱,卤肉面四文钱。我这里还有白粥卖,一律两文钱。”林淡徐徐说道。

    小竹几个连忙跑出来,热情招呼客人:“客官,想吃就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臊子面只卖两文钱,这种臊子?”壮汉指了指那口大锅,眼睛亮晶晶的。锅里的卤肉已经完全熬化了,笋丁、豆干丁、茭白丁则染上了卤肉的酱色,也吸饱了酱香和肉味,看上去与卤肉一般无二,吃起来也没什么差别,却更多了卤肉没有的鲜甜味道。

    那壮汉不明就里,以为这锅半素臊子是纯卤肉臊子,故而表情惊异。要知道,像这样的肉臊面,大街上卖五文钱都不止。

    “没错,只卖两文,我这臊子是素菜做的,不抛费什么。”林淡耐心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给我来一碗!”壮汉不再犹豫,立刻走进店里,心中窃喜道:管他素臊子还是荤臊子,只要能吃出肉味就行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